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友善列印

申報不實裁罰案例

夫妻感情不睦申報義務人無法得知配偶正確財產狀況

一、案由:

  本件被告法務部以原告顏○○係○○縣○○鎮某國小教師兼主計,為公職人員財產申報法第2條第1項第11款規定應申報財產之人員,於民國(下同)92年申報財產時,漏報其配偶蔡○○所有坐落高雄市○○區○○里○○路○號、高雄縣○○鎮○○里○○路○○號房屋、高雄市三民區○○段○○地號、高雄縣梓官鄉○○段○○地號及高雄縣岡山鎮○○段○○地號土地,有故意申報不實情事,乃依公職人員財產申報法第11條第1項後段規定,以93年8月30日法財申罰字第0931109070號處分書處原告罰鍰新臺幣(下同)7萬元。原告不服,提起訴願,旋遭駁回,遂向本院提起行政訴訟。

二、原告所持理由:

  1. 原告非該漏報財產之所有權人,本即有所不知,漏報係因過失而非故意:原告92年申報財產所漏報之房地5筆,所有權人均係夫婿蔡忠煌所有,而申報配偶財產,雖係為履行申報義務人之法定義務,不涉及配偶財產之處分,與夫妻相互尊重,各自管理財產之原則尤其無涉,惟遇有配偶故意隱瞞、過失遺漏告知、故意不配合或其他重大事由時,依公職人員財產申報法規定,並未賦予原告得對配偶或其他關係人行使調查或詰問之權;另依稅捐稽徵法第33條第1項第1款規定,配偶之一方亦無權逕向稅捐機關調取他方財產所得資料。原告與夫婿間婚後均各自理財互不干涉,近年來因感情不睦,雙方時生齟齬,本92年申報財產時,適逢夫婿與原告間即已感情不睦多時,拒絕出具委託書授權原告至稅捐機關或國稅局調取其財產資料,亦不肯自行赴稅捐機關或國稅局申請,原告在百般要求而無效果下,因深知當年度夫妻間並無增減財產之情事,乃按夫婿前所提供之財產資料申報,詎因不知該5筆財產早年為婆婆贈與於原告之夫,且所有權狀亦一直為婆婆掌管,為原告夫妻所不知,導致過失漏報,絕非被告所推論之有故意申報不實情事。本案被告就原告所為漏報之推論,並未具體指摘故意漏報之意圖或動機為何,漏報結果對原告能取得何種利益,或為避免何種不利益之發生,徒以「受處分人辯稱,漏報之房地所有權狀在婆婆處,故未申報,顯見受處分人應知悉上開5筆房地之存在...至少有申報不實之間接故意」云去,未深入探討財產申報人取得配偶財產有如何之困難,及對配偶未配合提供毫無強制性,應深入檢討如何修法,以強制配偶一方配合申報之義務,率爾處罰申報人,自難令原告甘服。
  2. 故意漏報財產對原告並無任何實質上或法律上利益:原告奉高雄縣政府政風室之令依限申報財產,從未探究是否為該法申報對象,即依指示每年如期申報,足證並不排斥或畏懼財產申報,92年申報所遺漏之5筆財產,該漏報對原告既無任何實質上或法律上之利益,實無故意漏報之必要,被告並未舉證證明原告基於如何之犯意故意漏報,並指出證明之方法,即推論原告有故意申報不實情事,其認事用法不無違誤。

 

三、行政法院見解:

  1. 按「...所謂公職人員明知應依規定申報,無正當理由不為申報,係指公職人員明知自己係屬公職人員財產申報法第2條規定之人員,有申報財產之義務,而無正當理由不為申報,係以明知之直接故意為其構成要件。所謂其故意申報不實者,亦同,已明定處罰申報不實者,係以故意為其構成要件,即不以『直接故意』為限。至該法條後段所謂『亦同』,僅指其『處罰』與前段之規定相同而已,並非指其處罰之構成要件亦與前段相同,係以處罰『直接故意』為限...。」(最高行政法院92年度判字第78號判決要旨參照)蓋公職人員及其配偶之財產狀況應一併申報,乃法定義務,本應忠實履行,而要求公職人員申報財產之規範目標,最低限度即是要求擔任特定職務之公職人員,其個人、配偶及未成年子女之財務狀況可供公眾檢驗,進而促進人民對政府施政廉能之信賴,是公職人員若未能確實申報財產狀況,即使非屬明知之直接故意所為,而係輕率地填寫其負有正確申報義務之財產項目,因其當可預見該申報數額與實際財產數額極有可能不符而構成不實申報行為,卻抱著無所謂之心態為之,縱使該財產來源正當,或並無隱匿財產之意圖,仍符合公職人員財產申報法「故意申報不實」違章行為之「故意」要件。此觀之公職人員財產申報法第11條第1項後段構成要件中並未規定「隱匿財產」之意圖,又未規定「行為結果」,即可清楚明瞭。原告主張故意申報不實應以直接故意為限,並主張其故意漏報財產對原告並無任何實質上或法律上利益云云,自不足採。
  2. 原告雖主張伊與配偶蔡忠煌感情不睦,配偶拒絕出具委託書授權原告至稅捐機關或國稅局調取其財產資料,亦不肯自行赴稅捐機關或國稅局申請,非故意申報不實云云;惟查,依原處分機關卷附訴願人93年4月13日說明表記載「因權狀由婆婆保管,本人不知情,故未申報」等語,與所訴與配偶感情不睦,配偶拒絕提供所有不動產資料,前後說詞不一,原告主張之事實已非可採。退一步言,縱不論依原告何說法,原告於申報時,知悉原告配偶有財產,應可確認,本件原告既負有忠實申報之義務,自應詳盡調查、蒐集彙整並更新相關財產資料,依規定詳實查詢後據以申報,否則遽予填載,當可預見將造成財產申報資料與實際狀況不符,原告猶率爾為之,致有漏報配偶財產情形發生,即難謂無間接故意。再觀原告於92年財產申報表之填寫狀況,其於土地欄及房屋欄內填載「以下空白」時,主觀上實已預見其行為有實現法定構成要件即「申報不實」之可能性,惟竟不顧有此危險性之存在,仍舊實施其行為,此等容任實現法定構成要件或聽任結果發生之心態,即屬前揭之間接故意(或稱「未必故意」),該當公職人員財產申報法第11條第1項後段「故意申報不實」之處罰要件,原告上揭主張,容非可採。
關閉選單 開啟選單

網站導覽